Syndra

第六十九个轮回的he(13)

  ——好黑,好冷……
  ——阿姐,救救我……
  “唉?这里怎么掉下来两个人?!”
  “……”
  “喂!吾要是救了你,你愿不愿意和吾修魔呀♡”
○○○○○○○○○○○○○○○○○○○○○○○○
  “师叔,三师弟拖着一名散修一起摔下坠魔崖了……
  对方至少是筑基后期,师弟……没有给我们丢脸。”
  坠魔崖,筑基及以上修为的修士掉下去——
     没有生还的可能。
  李纤云早在半年前就已达到筑基初期。
         “给他在后山立块碑吧……”
  “是……”
○○○○○○○○○○○○○○○○○○○○○○○○
  “诶?以前修炼过?灵根被废了QvQ?”
  “没事,师傅这里有的是仙宝,师傅再给你安一个ヾ(✿゚▽゚)ノ”
  “这是上古神器火澄衣,灵根附体可能会很疼,徒儿你忍一下……”
  ……
  “刚才就想问了……徒儿你是看不见吗QAQ”
○○○○○○○○○○○○○○○○○○○○○○○○
  李纤云修魔了。
  被人强制废了灵根,就算立刻再安上一个,代价也是巨大的,李纤云躺了半个多月才能勉强站立行走。并且因灵气停滞了一段时间,自己的身体可能再也承受不住大量灵气运转,而且这眼睛……连易相逢也无能为力,估计是救不回来了。
  在身体完全恢复时,易相逢摸了一下李纤云的骨,顺便检测了一下他的识海。
  “徒儿,你以前是魔修吗?”
  “不是,为什么这么问”
  “可徒儿你已经心魔入体有一段时间了呀QvQ?”
  “……”
  修魔比修道速度更快,但要承受相对较多的凶险。
  李纤云本来悟性极高,如今换了本心法修为更是一日千里。
○○○○○○○○○○○○○○○○○○○○○○○○
  一年后……
  “徒儿,是时候上去了。”易相逢拍了下手说。
  崖边
  “星河,这里便是当年三师弟掉下去的地方。”风不断从崖底翻腾而出,东方飞星衣袂翻飞,玫红色的双眼定定地看向下方,“而我们能做的,只有每年在这个时候,来看上一看。”
  逍遥星河没有作声,一颗泪珠顺着眼角滑下,在皮肤上留下一条曲折的线。
  突然,狂风大作,崖底传来一声巨响,震起滚滚烟尘,两人忙举臂作挡。
  片刻过后,浓烟散去,东方飞星放下挡在眼前的手,看到了那个让他心心念念的人——
  不可置信,惶恐不安,急张拘诸,到最后的喜极而泣。
  这些情绪,竟通通只汇成了一句话——
  “纤云…欢迎回来。”


最近实习。

第六十九次轮回的he(12)

  李纤云离开逍遥门了。
  他走下山的这一路,脚边的野花开得灿烂,沿着路的两旁连成了一线。踮起脚尖向左边眺望,能隐隐看到另一座纺锤形的山,半山腰上的梨花全开了,染出一片白色,像给那座山绑了个腰带。
  他知道逍遥门周围的景色很美,但平时总是没有时间能好好地看上一番。
  如今他终于有这个机会了,但却少了个一直跟在他身后的孩子。
  是他犯下了错,让那个孩子收到牵连,被玄冥宗的人杀害了。
  李纤云转过身,看向出现在他视野里的黑衣人——
  剩下的后果,他要自己来承担。
○○○○○○○○○○○○○○○○○○○○○○○○
  ‘再快一点,再跑快一点……’
  东方飞星拼尽权利像山下跑去。他在李纤云离开不久在他房间的火炕中发现了一张染血的信纸,虽然大部分内容已经被烧毁了,但剩下的几句话还是能让他想的到李纤云独自离开逍遥门将会面对的是什么。
  ‘等这次追上他,一定要让他罚抄三遍剑法。’
○○○○○○○○○○○○○○○○○○○○○○○○
  “看你这副样子,那封信开来你是看到了。”
  “阁下将那封信插在穿透在下师弟心脏的剑上,在下想看不到……”李纤云拔剑而上,“也难啊!”
  “唷,这么大火气?”对方轻松挡下李纤云的进攻,“你杀我师弟,今天你是休想或者走出这座山了,不过,倒是可以给你个机会……”
  发现对方修为比自己高出不少,李纤云努力闪避,想尽量少和对方周旋找机会逃跑,他状作轻松地问:“什么机会?”
  “选择的机会。”对方提剑向李纤云的小腹刺去,“看你是选择被我打趴下后废了灵根带回玄冥宗喂狗,还是选择自废灵根,然后痛痛快快地被我杀死。”
  “我一个都不选。”李纤云一个后跳躲过对方的攻击,“我选择在这里,把你杀了!”然后一个助跑向对方脖子砍去。
  对方立即将剑挡在面前防备。‘就是现在!’李纤云动作一收,腾空跃起,将剑横在自己脚下准备御剑飞走。但下一秒,他的丹田被一道灵气穿透。
  李纤云连人带剑倒在地上,鲜血不停地从口中上涌,他咬着牙将血咽了下去。
  化灵气成剑,对方至少已经是筑基后期,已经接近结丹。
  玄冥宗弟子踱步到他身边,一脚狠狠地踩上他的头。
  “呃!!!”血还是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看来你是选择了第一种?”对方弯下身子凑在他耳边笑了笑,“不知道灵根被废,你现在的心情是如何呀?”
  “……”
  “声音太小了……”他将鞋子在李纤云头上碾了碾,“我听不见啊。”
  “我……”
  “嗯?”对方又凑近了些。
  “我说让你去死啊!”一张符纸贴到了对方的身上。
  符纸很快燃烧起来,火焰比以前用的几张火符纯粹很多,李纤云在里面注入了自己的灵气,但因为制作十分困难,很容易失败,所以只成功了这一张,没想到在今天用上了。
  但对方至少轻轻拍了两下,那火焰就自动熄灭了。
  李纤云:!!!
  ”我后悔了。”那个人拽起李纤云的头发开始拖行:“这么美的日子里,果然还是应该让你这样的小老鼠……”
  “生不如死!”
○○○○○○○○○○○○○○○○○○○○○○○○
  东方飞星来晚了。
  他看着这一地的狼藉,还有周围快消散的火灵力,从来没有这么痛恨过自己没能突破筑基,不能御剑飞行。
  这时他注意到一条血迹往深处蜿蜒。
  那个方向是……坠魔崖?
  他犹疑了一下还是顺着血迹的方向跑去。
  至少……要把师弟完整地带回来。
○○○○○○○○○○○○○○○○○○○○○○○○
  坠魔崖
  玄冥宗弟子将李纤云悬空举在崖上:“进了这里面的人,从来没有出来过的。我想了想,让你轻易死去还是太便宜你了,让你在下面苟延残喘到最后一刻,才能让我高兴。”
  李纤云没有说话,只是平静地看着他。
  “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那人说。
  “?”
  “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东方芜穹!”他开始癫狂了起来,手上的力道也开始放松,“我到底哪里不如你!东方芜穹!!!”
  李纤云脚尖碰到了地上。
  那人在癫狂过后又突然平静了下来,“既然你不听我的话。”他幽幽地看着李纤云,“那就不要这双眼睛了吧,可能会让你更痛苦一些,但这正是我所希望的。”
  然后将手伸向李纤云的双眼。
  “住手啊!!!!”
  李纤云看了过去,是他的大师兄。
  他的大师兄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似的,几根发丝黏在了嘴唇上,衬得他嘴唇愈发红艳,胸口的伤口又裂开了,将逍遥门的门服染成了粉色。
  ——他的大师兄哭了。
  这是李纤云最后看到的景色。
  下一秒,他抱住面前的人,一张定身符贴在了那人的后背上——
  “一起死吧。”
  他用力向身后倒去。
  “纤云!!!!”
  他的大师兄真的很好看。
  意识消失的前一刻,他想。
↣↣↣↣↣↣
代替了谁呢

第六十九个轮回的he(11)

  李纤云是个直男,他现在真正听他大师兄和大师姐的墙脚。
  他发现了个重大秘密——他家二师姐好像很嫌弃他家大师兄!
  具体情况如下:
  “师妹(*σ´∀`)σ,我们订个日子赶快成亲吧。”
  ”不要(¬_¬),我还是更喜欢和三师弟在一起修炼。”
  “师妹Σ(゚∀゚ノ)ノ,这是师叔的意思。”
  “走开(¬_¬),我会和哥哥说清楚我心中只有三师弟的。”
  ……
  李纤云现在慌得一批。
  “唉?三师弟?你在这里啊!”逍遥星河的声音由远及近。
  ‘糟糕,被发现了…’李纤云转身就跑,身后逍遥星河边追边叫嚷着:”别跑啊!和我成亲吧!”
  想到方才东方飞星那阴沉的脸色,李纤云感到大事不妙。
○○○○○○○○○○○○○○○○○○○○○○○○
  李纤云是个直男,如果逍遥星河不是女主,他会喜欢逍遥星河。
  但他万万没想到,晚上用膳时,逍遥星河当着逍遥渡影的面向他提亲了。
  “哥哥!我喜欢的人是三师弟,让我和他成亲吧!”说完又握着他的手含情脉脉地看着他:“三师弟,你愿意娶我吗?”
  逍遥渡影勃然大怒,然后罚李纤云抄了一遍剑法。
  李纤云:……
○○○○○○○○○○○○○○○○○○○○○○○○
  李纤云是个直男,他觉得他再这样下去吃枣会被男主干掉。
  没想到当晚他的房门就被东方飞星撬开了。
  准备睡下的李纤云:吾命休矣!
  但他更没想到的是东方飞星喝醉了。
  东方飞星踉踉跄跄地走到李纤云床边,一个不稳压倒在李纤云身上,然后没了动静。
  李纤云:喵喵喵?
  过了十分钟,李纤云叹了口气,小心翼翼地推开压在他身上的大师兄,起身为他盖好被褥,准备在屋顶上将就一夜。
  走到门口时,东方飞星突然开口了:
  “师妹喜欢你。”
  师傅啊!要出人命了啊!
  李纤云连忙解释:“我……”
  “你也喜欢师妹。”
  “……”
  “彻底地输了啊……”
  “……”
○○○○○○○○○○○○○○○○○○○○○○○○
  传闻东方家的人都忌酒,因为他们沾酒即醉。李纤云翘着二郎腿想。
  那么是怎么样的悲伤,才会让一个东方家的人主动去用醉酒来化解痛苦呢。
  李纤云闭上眼,打算用一个晚上的时间来思考解决如今三角恋关系的方法。
  但直到第二天鸡都打鸣了,他脑子里还是一片空白。
  他起身打算找他可爱的师弟缓解一下心中的郁闷。
  对了……他师弟昨天去哪儿了?
○○○○○○○○○○○○○○○○○○○○○○
  等发现叶昭昭的时候已经晚了。
  叶昭昭躺在了一个离闹市比较远的巷子里,身体已经变凉了。
  李纤云把他带回了逍遥门,其他人一起把他放进了棺木,埋葬在了后山的灵洞中。
  从此逍遥门的灵堂里又多出来一块灵牌。
  “只是去买个丹药而已,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守灵的时候,东方飞星控制不住一拳砸在了灵堂的瓷砖上,“为什么……他还那么小……”
  一旁的逍遥星河早就泣不成声。
  在他们前方,逍遥渡影跪在地上,没有吭声。
  李纤云握紧了拳头,手指刺进掌心,翻出了肉,鲜血顺着指缝流下,落在了地上。
  “是冲着我来的。”他说,“师弟的死皆因我起。”
  他向逍遥渡影磕了个头:“师叔,弟子知自己犯下大错,无颜留在逍遥门,恳请师叔……”
  “让我走吧……”
↣↣↣↣↣↣
我昨晚想了很久,想不到达成完美结局的方法
对不起

第六十九个轮回的he(10)

  曾经从一本画本上看到过,这个世界没有宇宙,万丈晴空之上,便是一片混沌。百年前曾有人穿过混沌的尽头,抵达了一个无名之地。
  李纤云浇着仙果猜想着,也许混沌的尽头,便是他的家。
  “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我们的三师弟今天居然没偷吃仙果?”东方飞星跛着腿靠进,走到李纤云跟前弯下身子朝他一笑,“还帮着师兄我照顾仙果呢,这几年果然没白养你。”
  李纤云:很好,东方飞星又长高了。等等,这味道是……
  李纤云红着脸往后退了两步:”师兄受伤这几天日头挺晒,担心一直不管的话以后就吃不到那么好吃的果子了。”
  “噗嗤,这些果子带有仙气,有时候我一个月不浇水还嫩得出汁。”东方飞星摘下一个仙果在手中抛了一下,“比我们顽强多了。”
  “……那师兄为什么每天坚持浇这些仙果?”退后两步。
  “呃……”
  “?”又退后两步。
  “这不是……怕你随便偷吃嘛……哈哈哈……”东方飞星挠了挠脸颊,尴尬地笑了笑。
  其实是因为觉得三师弟偷吃仙果的样子很可爱。
  “这个,给你。”东方飞星将仙果抛给李纤云,“吃吧,谢谢你救了我和昭昭。”
  “多谢师兄。”再退后两步。
  “话说……你离我那么远干嘛?”
  “师兄身上还带着伤,房事之类的还是少做点为好。”
  “那是x楠花!”东方飞星恼羞成怒,“李纤云!我看你是一天不打,上房揭瓦!”
  李纤云菊部地区有血。
  所以为什么一个筑基期会被炼气期的吊打呢?
  因为那是主角啊,主角吊打修为比他高的人在x点小说中太常见了啊。
  三师兄菊花插着剑如是说道。
○○○○○○○○○○○○○○○○○○○○○○○
  “所以师兄是打算与师姐成亲了?”李纤云咬了口仙果。
  “只是假成亲。”东方飞星曲着一条腿坐在一边,“这是你师叔和我商量出来的最好的对策了。”他双手向后一撑,身子自然往后倒:“至少,绝对不能让玄冥宗的那帮畜生将星河抢去。”这番大逆不道的话让李纤云感到有点意外,他看转身看向东方飞星——
  东方飞星半躺着看着夜空,玫红色的眼睛被星辰映成了两块紫珀,头发如一抹银川自然垂落,因过于长而铺散在瓦片上,脸色因重伤初愈,在夜光下竟白得有些透明。
  李纤云看得有些脸红了。
  这时,东方飞星转过头来,与他目光相接:“李纤云,你喜欢师妹吗?”
  李纤云吓得立刻转过身去,不让他察觉到自己脸上的窘色:“不……不喜欢!”
  “唉?一开始你眼睛都不敢往她身上放,后来才好点,我以为你喜欢她呢,怎么说着又不喜欢了?”
  那是因为知道了她是女主角啊!李纤云内心咬手绢,表面上正色道:“我比较内向!”
  “是嘛。”东方飞星突然凑近,他将自家三师弟的脸扳向自己,两人的鼻尖几乎碰在一起,“我觉得不像。”
  东方飞星的气息毫无保留的侵了过来,李纤云吓得跳了起来,留下一句“就是内向”想马上溜走。
  “等等,这里是二……”“啊!”
  东方飞星收回手扶了扶额头:“楼……”
  隐隐约约听见李纤云迅速说了句“师兄我累了先回去睡了”,然后便是一阵匆忙的脚步声,东方飞星忍俊不禁。
  害羞了啊……他躺倒在房顶上,后脑勺枕着小臂闭上眼。
  真可爱。
↣↣↣↣↣↣
讲个笑话,短篇。
  

第六十九个轮回的he(9)

  李纤云抱着昏迷过去的东方飞星走在回门派的山路上,叶昭昭不远不近地跟在他身后,小心翼翼地看着他,心里有一大堆话想要问,却不敢说出口。
  在纠结问还是不问的哲学问题下,他们成功地回到了逍遥门。
  叶昭昭:……
  逍遥星河早早地就在宗门门口等着了,她远远地看见李纤云他们,便如同一只美丽的蝴蝶翩翩起舞,飞向了她心系的人。
  然而今天的三师弟却没像以往一样逃开,逍遥星河走近后,看到他衣服上几乎每一处都沾上了血,那些血已经有些干涸了,变成了像泥一样的褐色,将李纤云整个人都埋没了。他身后的东方飞星更是像从血水里捞出来一样,早就失去了意识。
  “血不是我的。”李纤云没有停下脚步,“快救大师兄。”
  逍遥星河惊呼过后,立刻反应过来跑进门内:“哥哥!快叫医师来!大师兄快不行了!”
  …………
  “所以,你们回来的时候遇到了劫匪?”逍遥渡影从李纤云手上接过盒子,“是东方飞星拖住他们让你们逃走了?”
  “不是……人是我杀的。”
  “什么?”逍遥渡影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你再说一遍?!”
  “我没有杀他们的记忆。”李纤云抬起头看着逍遥渡影 目光坦然,“回过神的时候他们已经死了。”
  “你怎么?!”逍遥渡影瞠目结舌,一时半会儿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们其中一个人杀了我的姐姐,另外两个人对大师兄和四师弟同样起了杀念……”李纤云自顾自说道,“这次是弟子冲动了,弟子甘愿受罚。”
  逍遥渡影被这一句句话冲击得开始头疼,揉了揉眉间,愁着脸坐回主位:“这事不怪你,飞星的命也保下来了……回去休息吧。”
  李纤云对着逍遥渡影行了个礼,起身向大厅外走去,在走到门口时,他停下身,忍不住将憋了一路的疑问吐了出来:”逍遥门……近年来可有得罪玄冥宗吗?”
  逍遥渡影一怔:“为什么这么问?”
  “师叔……”李纤云转过身,看向逍遥渡影:“那三人,是玄冥宗的弟子。”
↣↣↣↣↣↣
下章谈恋爱

第六十九个轮回的he(8)

  李纤云举着剑一步步靠近那人,筑基初期的修为虽与炼气八阶只相差两个台阶,却也压得那人小腿打颤。
  那人强撑着身体将剑横举在胸前以抵挡李纤云的进攻,他看着李纤云一点点靠近,讥讽道:“逍遥门的剑术已经落后到如此程度了吗?一个内门弟子竟连连握剑的手势都如此僵硬,就算是筑基期恐怕也只不过是在打肿脸充胖子罢了!”
  李纤云听后顿了顿,停下了脚步。
  “怎么?害怕了?给爷跪下磕三个头,爷饶你不……”
  他话还没说完,却发现李纤云突然不见了。
  “人呢!?”他整个人都跳了起来,拿着剑环顾四周,在看到两个同伴,甚至还躺在地上的东方飞星也一脸茫然后,突然感到不寒而栗。
  怎么可能有人……在没有任何迹象的情况下失去踪迹呢?
  莫非是某种障眼法?
  他紧张地与空气对峙了半柱香的时间……连只鸟都没出现。
  难道是趁这隐身的时间逃跑了?
  这是,身边的树上传来一身惊呼,他扭头看去——竟然是一开始逃走的叶昭昭!
  “劫匪”嗤笑了一下,摊开手对身边的同伴说:“这么久都没动静,那李纤云多半是跑了,在诈我们呢。”接着,他提起剑向坐在地上的叶昭昭走去,“正好,我今天心情不好,先拿这个小的开刀吧!”
  走到一半,他感到脚被什么东西扯住,东方飞星用左手紧紧抠住他的脚脖子,右手将剑支在地上尝试着站起来,鲜血从他身上的伤口中流出,几乎将他躺着的那片地染红浸湿。
  “别走……”东方飞星几乎竭尽全力,“别伤害他……”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一个令人感动的同门情啊!”他将剑刃移到东方飞星脖子上方,“早死晚死都得死,看你那么着急,那就先送你下去吧……呃!!!”
  在剑即将落下的那一刻,他感到身体被人从背后抱住,一个声音贴着他的耳朵响起:“我给过你机会了……”
  “劫匪”想转身抵抗,却发现身体根本动弹不得,他张开嘴向同伴呼救,可喉咙却像是被掐住了似的,半个音节也发不出,他顿时面如土色。
  李纤云将下巴靠在他的右肩上,左手缓缓抬起轻轻拂过他的脸,好像对待暗恋已久的女孩一样温柔,嘴上却说着让人心惊肉跳的话语:“杀人,就要有被杀的觉悟。这种东西,玄冥宗的前辈应该很早就明白了吧?”
  怀中的人开始全身发抖,瞳孔放大,两腿之间甚至有尿液滑落。他甚至连开口求饶的权利都被剥夺了,只能无助地看着他的同伴……但他的同伴却站在原地无动于衷。
  “呵。”他听到身后人笑了一声,下一秒,他的同伴化成了两张破碎的符纸飘落在地上。在他脚边,两人脖颈被利器贯穿,早已失去了生息,却仍然瞪大着眼睛看着他。
  “那么……”’噗!’他低下头,染血的剑头从他的胸膛穿出。
  “下地狱吧。”最后一刻,他听到李纤云如是说道。
↣↣↣↣↣↣
猜得出纤云性格变化的原因吗。
沫大:这是轻松向。

第六十九个he(7)

  逍遥星河,逍遥门二师姐,如花似玉,娇小可人,可惜喜欢了一个脑子有坑的人。
  ”三师弟,等你这次出任务平安归来,与师姐我结为夫妻可好?”
  “不好。”李纤云冷漠脸。
  和主角抢妹子我是不想活了啊!你身后的东方飞星已经拔剑了啊!!!
  李纤云喜欢二师姐,但他过去没少看x点小说,无论是那本x点小说,抢主角身边妹子的人,都是炮灰!
  李纤云默默啃了口仙果,想着果然在这满是flag的冰冷的世界中,只有仙果能给他凉凉的心带来一丝温暖。
  “李纤云!”东方飞星拔剑,“你又趁我不注意偷摘仙果!”
  李纤云菊部地区有血。
  ……
  取得货物的过程意外的顺利,但李纤云却有点不安。一般主角出任务时,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危机。这些危机对主角来说是机缘,但对炮灰来说便是劫难。
  他看着身边不谙世事的叶昭昭——
  至少……别让这个孩子出事……
  ……
  如他所料,他们在回去的路上被打劫了。
  “站住!”三个黑衣人从墙头跃出,拦住了他们的去路,“把货物交出来!饶你们不死!”
  “休想!”东方飞星迅速抽出剑,挡在了两人的面前。对面三人像是事先排练好似的,相互眼神示意了一下,便提着剑向东方飞星砍去。东方飞星的修为似乎比那三人高出些许,一开始还能勉强应付,但毕竟寡不敌众,很快身上就添了几道口子。
  那时,李纤云有想过带着叶昭昭逃跑。他们两个不是主角,根本不能保证在这种情况下能顺利活下来。
  本来就应该逃跑的……东方飞星剑术高超,又有主角光环,一定死不了的……
  本来就应该逃跑的……
  ……
  为什么不跑呢?李纤云抽出两张符问自己,明明逃跑了也不会有事。
  ……真的吗?
  ……
  在看到东方飞星重伤倒下的一瞬间,李纤云毫不犹豫地将符纸掷了出去。符纸贴上那三人后便溅起火花,烧掉了对方的黑衣,露出了里面玄冥宗的宗服,同时也烧掉了他们脸上的伪装……
  虽然对方很快就用法术重新掩盖住了面貌,但李纤云还是看清了他们的脸,那一瞬间,他勃然变色,身体不由地颤抖了起来。
  ‘那张脸……’李纤云握紧了手上的火符,力气大得连符纸都捏碎了,如此反常的反应很快引起了东方飞星的注意:“纤云,你怎么……”
  李纤云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他随意将手上的废纸往空中一抛,符纸在空中自燃了起来,很快就化成灰,落入尘土。
  他拔出了剑……
  怎么可能会忘记这张脸呢?早在八年前,他就把这张脸牢牢刻在了心底。
  那可是……杀了姐姐的人啊……
↣↣↣↣↣↣
后面应该不会再甜了。

第六十九个轮回的he(6)

  李纤云,逍遥门三师弟,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可惜脑子有坑。
  他身怀火属性天灵根,杀伤力极高,却偏偏不爱打打杀杀,倒是对本应是木属性擅长的画符得心应手。逍遥门本是个主剑修的门派,经上次的大战后更是没有了符修,李纤云便从藏书阁里翻出了一本写符的书看了起来,竟无师自通,学的有模有样的,连逍遥渡影都忍不住夸赞了几句。
  与之相反的是他对剑术的造诣。一开始他死活不愿碰剑,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打打杀杀的多伤和气’,但在修真界,拥有天灵根的人不会一门擅长的冷兵器,便少了分自保的能力,很容易成为魔修的目标。说得形象点,不会用剑的李纤云,就好像一个光着身子的妙龄少女,魔修便是那些正值壮年的大汉,然后少女对着周围的大汉们娇嗔一句:“来呀~大爷~”
  ……于是在逍遥渡影的威逼和东方飞星的追杀下,李纤云终于拿起剑开始对着书比划,但实话说,他在练剑方面真没什么天赋,一套好好的剑法硬生生被他练成了广播体操,看得东方飞星在一旁频频摇头。
  就这样,李纤云在不怎么努力地修炼剑法和认真地在符上涂鸦的情况下,修为提升迅速。
  特别是他喜迎亲爱的小师弟叶昭昭后。
  “三师兄,我修为又卡住了!”
  “像我们这种NPC不需要多努力修炼,当个路人就好了。”
  “砰!”
  李纤云:炼气一阶→炼气二阶
  “三师兄,这本书的内容我不理解!”
  “找你大师兄去,以你大师兄的主角光环,区区一本书肯定不在话下。”
  “砰!”
  李纤云:炼气二阶→炼气三阶
  “三师兄,……”
  “砰!”
  “三师兄!”
  “砰!”
  “三师兄!”
  “砰!”
  ……
  李纤云,逍遥门三师兄,入门六年,炼气九阶,比其大师兄用时少了整整两年。两人现在离筑基都只差一步之遥,然而李纤云却十分惶恐。
  “我还想再长高一点啊!”李纤云看着身边比高两厘米的东方飞星悲愤地呐喊。
  一旁打坐的东方飞星:……
  “三师兄!”
  “砰!”
  “恭喜三师兄成功筑基!”
  李纤云:……
↣↣↣↣↣↣
所以这一世纤云比飞星矮。
而且飞星还能再长高

第六十九个轮回的he(5)

  李纤云和逍遥星河到达前堂的时候,东方飞星刚好从演武场练完剑回来。他额头上出了层薄汗,几根银白色的发丝黏在上面,被他随意地撩到一遍,他显然是看到了他们,将手中的剑随意地把玩了一圈,转过身来朝他们笑了笑,显得春风得意,意气风发。
  “大师兄,你来啦。”少女噌地一下跑到少年郎身边。两人随意地站在一起,便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李纤云不自觉地拽了拽衣摆。
  东方飞星见他低头不语,以为他在害羞,便主动开口缓解气氛:“练武练得乏了,顺便来看看。”说完也不等李纤云反应,便走进堂内。李纤云愣了愣,自觉跟了上去,逍遥星河则是留在门外,没有想要一起进去的意思。
  堂内,逍遥渡影坐在主位上,面前的桌上立了一面铜镜。东方飞星走到他身边站定后,示意李纤云上前:”用掌心贴着镜面,之后是去是留,全看你和天道有没有缘分。”
  李纤云默默照做,他将手掌贴向铜镜,便感受到本该是微凉的平面开始发热,然后变得混沌起来,片刻后转变成红色,放出温暖的光芒。
  “哐当!”是剑掉在地上的声音。东方飞星震惊地看在铜镜:“竟然是……天灵根?”
  “火属性天灵根…”逍遥渡影显然也十分意外,他面向李纤云:“家中长辈可否有修道之人?”
  家中长辈?我来时便只有姐姐,如今更是家破人亡,哪里知道是否有修道之人?李纤云在心里默念,表面上只是朝着逍遥渡影摇了摇头。
  “也罢……”逍遥渡影想起他被东方飞星带回来的样子……这孩子的父母就算是修道之人,只怕也不在人世了。
        “今年几岁了?”他拿起桌上的铜镜,漫不经心地用袖子擦了擦。
  “十六。”李纤云开口答到。
  “砰!”这回是铜镜摔倒地上的声音。李纤云看着一个明显价值不菲的法器又被摔在地上,默默有些心疼,不知道他这一摔会不会掉个零件什么的,以后测不准灵根了怎么办。
  “居然十六了吗……”逍遥渡影喃喃道。
  已经错过修炼的最佳年龄了啊……
  十六岁的李纤云比一旁十二岁的东方飞星还要小上一圈,也不怪逍遥渡影吓得铜镜都掉了。
  “算了。”逍遥渡影看着李纤云,心里堵的慌,不自在地接着道,“我是逍遥门带掌门逍遥渡影,从今以后便是你的师叔了。”
  “大师兄,东方飞星,水属性天灵根。若是以后修炼上有什么困难,可以来找我。”一旁的东方飞星接上,“你好,三师弟。”说完他嘴角勾起,笑的肆意,像是一纸狂放的草书。
  “三师弟李纤云,以后请多多海涵。”
  东方飞星,逍遥门大师兄,天灵根,根骨极佳,与女主角可以算得上是青梅竹马,再加上修炼刻苦,才十二岁,如今已是炼器七阶……
  这若不是男主角,我李纤云就改姓东方!
↣↣↣↣↣↣
看到那个现大了吗,珍惜他。

第六十九个轮回的he(4)

  李纤云醒来的一瞬间,以为他回到了现代。他身上盖着柔软的被褥,身底下躺着的是干净的草席,这是他停留在这世界十六年来从未体会过的,即使是姐姐还在的时候,姐弟两也是随便挤在一张稻草扎成的床铺上的。
  但他身上不知被谁换上的衣物,还有屋子的内饰,都提醒着他
  ——你回不去的。
  那么是谁救了他?李纤云起身定神细视着新的环境,屋内家具虽然有些陈旧,但看上面有些暗淡却精致的花纹,这一定不是寻常人家能买的起的,这家的家主若不是非常恋旧,那么一定是因为家道中落。那他救人的目的又是什么?是想凭救命之恩换取一个奴仆,还是……
  这是,房门从外面打开,打断了李纤云的思绪。“你醒啦!”一个蓝发姑娘提着一个饭盒走了进来,生得玲珑可爱,艳若桃李,她朝李纤云微微一笑,好似夺去了整个世间的星尘,她的一双眼中似乎凝聚着银河,李纤云忍不住将目光停留在了那里,没想到只这一个片刻的凝视,他便瞬间移不开眼了。
  “我叫逍遥星河。”少女见他没有反应,便先自我介绍,“是逍遥门副门主的妹妹,也是他们的二师姐。”
  “是大师兄救你回来的,你来了后烧了两天,我们都以为你挺不过来了,幸好最后烧还是退了,不然大师兄就白被罚扫台阶一个月了。”少女吐了吐舌头,显得更加俏皮可爱,她慢慢走近,将食盒放在李纤云手上,“先吃些东西吧,待会儿哥哥要给你测灵根,看看你有没有资格留在门内。”
  ……
  逍遥门……灵根……
  所以,他这是到了修真世界了?
  李纤云猛地抬起头看向逍遥星河——
  修真界逍遥门副门主的妹妹,长得还漂亮,这个设定……
  难道眼前这个女孩……是这个世界的女主?
↣↣↣↣↣↣
似乎越写越长